胜利日阅兵的烦恼,坦克履带“啃”坏路面,红场被碾压的一塌糊涂

尽管俄罗斯的疫情仍然严重,全国已经超过55万例确诊,莫斯科已经超过20万例,但俄罗斯依然坚持要举行胜利日阅兵。日前,俄军在首都莫斯科红场举行了阅兵式的首次夜间彩排,有234台重型军事武器装备,其中20多台新装备首次亮相。6月20号,举行最后一次红场阅兵式的合练。莫斯科市民兴奋的涌上街头观看参加阅兵的军人方队和武器装备。不过,莫斯科的市政当局要头疼了。

胜利日阅兵的烦恼,坦克履带“啃”坏路面,红场被碾压的一塌糊涂

此次阅兵,重型武器装备打头阵的,是T-34式坦克方队,这些坦克是去年俄罗斯从老挝用T-90坦克换回来了,彻底翻新以后重新服役,作为专用的阅兵坦克。这些T-34他们都没有挂胶履带,阅兵式合练的时候,履带直接破坏了莫斯科大街上的路面,一塌糊涂,看上去惨不忍睹。

胜利日阅兵的烦恼,坦克履带“啃”坏路面,红场被碾压的一塌糊涂

说起坦克,都知道是靠履带行走的。履带的最大作用,是增大机械车辆和地面的接触面积。坦克的履带比较宽,有效地降低了单位面积内的地面压强,所以坦克的越野性能非常好。可以在毫无道路的田野,甚至泥潭中确保通过。不过,在局部接触点上,履带的金属花纹对路面的冲击力很大,坦克走过的沙土路面会被履带“啃”的一塌糊涂,就是沥青和混凝土道路,也很容易被履带轧坏。

胜利日阅兵的烦恼,坦克履带“啃”坏路面,红场被碾压的一塌糊涂

早在上世纪的1937年,有些军队就开始着手解决坦克履带破坏路面的问题,有钱任性的美国人率先在坦克履带上加装了橡胶块,开创了挂胶履带的先河。 挂胶履带,可不是履带在与地面接触的部位挂上一层橡胶那么简单。要加装专用的橡胶块,要换专用的双销金属履带,还要换配套的主动轮才行。履带里外都有挂胶,为钢铁的履带两面都加上硫化橡胶块,外面的叫“着地面挂胶”,里面的叫“滚道面挂胶”,既保证履带与路面减震,又保证负重轮和履带之间减震。挂胶履带可以防止损伤路面,也可以增加行走弹性而省油。

胜利日阅兵的烦恼,坦克履带“啃”坏路面,红场被碾压的一塌糊涂

坦克履带挂胶的作用有两种,一是可以保护路面,减少履带对路面的破坏作用。二是在坦克运行中起到一种减震的作用,而且履带噪声较小。采用这种挂胶履带的坦克在和平时期和战时都可以像汽车一样在普通公路上行驶,而不破坏路面。

胜利日阅兵的烦恼,坦克履带“啃”坏路面,红场被碾压的一塌糊涂

我们军队早些年坦克也没有挂胶履带。阅兵的时候,也是硬啃路面,然后过后再修复。记得有一年,许世友调动一个坦克团开上南京长江大桥,检验大桥的战备状态 62式轻坦克就没有挂胶履带,于是使用了很厚的草袋子铺面,并洒上水,坦克过桥时禁止停车,禁止刹车,禁止履带大转向。

胜利日阅兵的烦恼,坦克履带“啃”坏路面,红场被碾压的一塌糊涂

我国早期没有坦克挂胶履带的技术。直到80年代初,我国从西方引进技术,研制的79式主战坦克,成为第一种使用可拆卸式挂胶履带的国产坦克,走在路面上,不会破坏道路。1984年大阅兵以后,我国的坦克也用上了挂胶履带板,随后研制的88式,96式等主战坦克都应用了挂胶履带。如今,挂胶履带已经成为我国主战坦克和装甲车辆的标准配备。由于履带的工作环境非常恶劣,所以挂胶履带需要相当高的技术含量。不但要耐磨,还要具备较低的摩擦热量,要耐寒,还要耐热,具备“全天候”和“全疆域”作战能力。

胜利日阅兵的烦恼,坦克履带“啃”坏路面,红场被碾压的一塌糊涂

不过,坦克兵不太喜欢挂胶履带,因为挂胶履带的抓地性能没有金属履带好,而且挂胶履带磨损大,要定期更换橡胶块,频繁更换橡胶块造成坦克的使用费用增加。早期的挂胶履带没行驶1000公里就要更换橡胶块,到了德国豹I坦克时代,寿命增加到1500公里,而美国的M1A2坦克的挂胶履带寿命最高达到3000公里。

胜利日阅兵的烦恼,坦克履带“啃”坏路面,红场被碾压的一塌糊涂

坦克挂胶履带更换的时候还很麻烦。橡胶块磨损严重后,就需要及时地进行更换,通常采用纯人力方式进行,所以更换挂胶是一项很重的体力活。当代主战坦克的履带是很重的,一般一条就有1500~2000公斤左右。

胜利日阅兵的烦恼,坦克履带“啃”坏路面,红场被碾压的一塌糊涂

目前最重的坦克履带是美国M1系列的坦克履带,因为M1坦克每一侧都是7个负重轮,因此履带最长也最重。仅2条履带加起来就有4吨。一般6对负重轮的坦克,2条履带加起来大约有3.5吨。完整的单条履带多由80多块履带钢板构成,单片就有25公斤。坦克的两条履带内外有近200块挂胶,需要一块一块地用铁锤和铁钎敲出来,再一块一块把新挂胶装回去。

所以,我们坦克部队在平时的野外训练和作战中,只使用金属履带。除非是美军那样财大气粗的土豪军队,才会全天候的永远使用挂胶履带。